中国经济迎难而上 减速无碍高增长

2008年04月08日08:30  来源: 证券时报  

  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因此,中国股市也将长期向好。这一完美的推理支撑着中国股市走出了长达两年半时间的超级牛市。然而,让投资者始料未及的是,股市随后却出现深幅调整。一些投资者于是反推理:如果前述逻辑正确的话,指数深幅调整的背后原因一定是中国经济出了大问题。

  事实真是这样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众多专家后得出的答案是:事实不完全是这样。中国经济确实出现了困难,但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样严重。温家宝总理在3月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今年将会是困难的一年,难在内外部不确定性太多,决策比较困难。专家们认为,这种不确定性正是中国经济最大担忧之所在。与悲观者将不确定性理解成经济下行风险较大不同,多数专家认为,中国经济仍然可以在不确定性中保持较好增长。

  出口:有所放缓,不乏亮点

  流动性过剩支撑中国牛市是一年多来比较行销的分析视角,流动性过剩来源于中国持续的大额贸易顺差。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国,美国正经受次贷危机的拖累,经济很可能进入衰退,中国对美出口速度将因此放缓,中国牛市的“燃料”供给也将受到影响。这正是投资者关心贸易顺差变动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外需疲软、国内限制部分商品出口、人民币升值以及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不断上升等一系列因素的综合作用,中国今年净出口将会有所下降”,亚洲银行在《2008亚洲发展展望》中指出,相比2007年26%的增速,预计今明两年中国出口增长将分别放缓至19%和18%。

  联合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晓东仔细分析了中国的贸易结构。去年,中国对美国出口只占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他认为,即使美国经济因次贷危机导致比较严重的衰退,中国出口所受到的影响也是比较有限的,发展中国家与欧洲市场对中国出口影响其实更大。

  另外,早有专家指出,尽管人民币对美元近期升值较快,但是,考虑到美元加速贬值的趋势,人民币对全球主要货币的实际有效汇率并未明显上升,中国出口所受影响也是较小的。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对于今年贸易顺差的走势也较为乐观。该研究所在最新的报告中预测,由于去年同期增长率偏低的技术性原因,3月份出口增长率将出现大幅度反弹,预计增长30%。用更稳定的1季度数据来衡量,1季度出口增长将在21%左右,较去年同期回落6个百分点,但仍然属于快速增长。

  通胀:下半年明显回落

  中国面临较高通胀压力毋需赘言,需要讨论的是通胀会否持续,甚至恶化。在今年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全年经济增速保持在8%,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4.8%左右。专家普遍认为,全年CPI将呈前高后低态势,下半年将明显回落。

  仔细分析,今年前两个月CPI创出新高主要是由于这样几个因素:去年开始的农产品价格持续上涨、雪灾因素,以及美元加速贬值推高了输入型通胀等。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国刚表示,2007年下半年以后,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解决猪肉供应短缺、粮食价格上涨等问题,这些措施今年5月份即可初见成效。

  目前,多数机构认为,今年CPI超过6%的可能性非常大。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预测,尽管上半年CPI将高达8%左右,但下半年会回落到6%以下,6月份极有可能大幅下降3.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雪灾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上半年;因基数变化原因下半年CPI涨幅将大幅下降;下半年美元贬值将显著放缓,中国输入型通胀将有所减弱。

  经济增长:减速无碍高增长

  世界经济走弱令中国出口增速放慢脚步,由于出口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重要地位,外部环境恶化必然会放慢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专家认为,中国经济仍有可能凭借自身超强的调节能力消化这种不利因素。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的最终影响如何,目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尚待观察。

  虽然国内外预测机构考察各项负面因素后普遍认为,2008年中国经济将会放缓,但细读各家机构的相关报告,可以发现,即使是最为悲观的估计,也认为中国经济全年增速将超过9%。

  亚洲开发银行此前发布的报告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从去年的11.4%降至10%,2009年进一步降至9.8%。世界银行4月1日发布的《东亚经济半年报》进一步调低2008年中国经济增长率预期,至9.4%。世界银行曾在今年2月将今年中国GDP增长率预测从10.8%调低至9.6%。

  世界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高路易说,近两个月全球经济加速放缓是世行进一步调低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的主要原因。他认为,美国经济放缓及其可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国际原材料和食品价格的走高以及国内通胀压力增强是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但他同时也指出,由于国内投资增加和消费增长,中国经济增长将继续保持强劲的内部动力。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经济可能出现的下滑风险,并对相关政策表述做了调整。不久前公布的国务院2008年工作重点就首次提出,需要防止出现经济下滑。

  站在更长远的角度,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则认为,不论有多痛苦,此次周期性的调整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而言亦是一个良好的机遇。他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动力有向私人消费转移的需要,然而不能指望这一结果马上令人满意。缺乏安全保障网,即发展完善并可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保障的养老金、社会保障、失业保险和医疗保险体系,中国的家庭将很可能继续注重“预防性储蓄”。但是,从中国加速建设安全保障网的行动来看,向消费导向型经济的转变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利好消息是,在进入全球商业周期可能出现的下行阶段时,中国拥有庞大的增长缓冲。即便美国的需求冲击带来了最坏的结果,并使中国的GDP增长率由11%下降到8%,这也不可能成为一场灾难。而不好的消息将可能是,中国或美国均固执己见,浪费了这次商业周期性转变带来的再平衡机会。

  宏观调控:继续紧缩空间有限

  政府宏观调控政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相机决策,政策的制定和出台需要视经济运行情况灵活掌握。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王庆认为,去年底紧缩政策基调的确立是建立在外部环境大致良好的基础上的,当前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发展已经使中国政府意识到潜在的下行风险,并且准备好在外部需求减弱时候调整政策立场。

  王庆认为,中国的宏观调控组合将有三个“不会”,即不会实行运动式的行政性紧缩,不会对人民币汇率进行一次性大幅调整,不会大幅度加息。

  “伴随着美国次贷危机影响的扩散,全球经济减速的风险增加,国内宏观调控中相机决策的成分增加”,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说。他认为,政策变化未来可能发生,但就目前情况看,由于经济仍然保持较快增长、通货膨胀率仍然较高,宏观调控基调仍将是双防,近期改变的可能性不大。

  考虑到去年央行十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六次上调利率、今年两次上调准备金率,专家认为,紧缩政策其实早在政策转向之前就已实施,今年进一步上调的空间较为有限。另外,2月份CPI创出新高之后,央行并未如市场所预期的那样立即加息,而是选择继续观望。这也说明,未来进一步紧缩的动作仍将慎之又慎。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霍德明提出,汇率手段对解决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问题也许更有效。目前,我国基础货币发行机制事实上是以外汇占款为依据,导致人民币不得不跟随美元波动,进而导致政府不得不对汇率实行较为严格的管制。在这种情况下,汇率管制相当于给中国经济加上了一柄扭曲的尺子,实体经济压低生产要素价格以出口为要务,结果是外汇占款越来越多,人民币升值压力越来越大。因此,汇率手段成为解决当前宏观经济诸多问题比较关键的一招。

(责任编辑:王静)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商讯
热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