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伟平:鸟巢“玩火”第一人

2008年09月01日19:12  来源: 腾讯  

赵伟平:鸟巢“玩火”第一人

赵伟平

  他“失踪”了。

  8月9日凌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结束不久,作为开幕式焰火燃放总指挥,赵伟平(见题图)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直到上午8时许,员工上班,才在公司门口发现不省人事的他。

  他躺在门口的地板上。他喝醉了———在奥运会开幕式后举行的庆功酒会上,不胜酒力的赵伟平喝得烂醉。

  “我激动啊,熬了这么长时间,开幕式的烟花燃放终于成功了!”昨夜,赵伟平不好意思地向记者解释:“开幕式一结束,感觉自己好放松,我没给广州人丢脸,更没给中国丢脸。”

  自豪写满他那清瘦的脸。

  毕业即到广州创业的赵伟平,22年来已经打造了庞大的烟花王国,拥有国内唯一的烟花上市企业。每年在白鹅潭举行的广州春节焰火晚会,连续11年由他的公司承办烟花燃放。

  技术攻关拿下订单

  搞烟花生产、燃放,赵伟平见证过无数大场面,“但像奥运会这样对烟花燃放要求这么严的,从来未见过。”赵伟平透露,北京申奥成功后,他预感到开幕式要燃放烟花,立即就与奥组委联系。去年,赵伟平拿到北京市质监局制订的奥运烟花标准,“这个标准要求烟花燃放微烟、无残渣、无纸屑、燃放高度误差不能超过5%。”

  传统烟花燃放必然带来浓烟、纸屑,因为烟花上天需要硫磺作动力,需要用纸做压力舱。“攻不下这道技术关,奥运会就与我无缘,你说,我能放弃吗?!”

  经过研究,赵伟平等人终于找到了一种新型环保材料替代纸筒。烟花点燃瞬间,这种特殊材料迅速溶解,不留痕迹。

  要让燃放的烟花没有污染,就不能用硫磺。奥运燃放团队借助“神六”发射的灵感,用压缩空气代替火药,通过电磁阀控制压缩空气、弹射烟花。这样,浓烟、刺激性气味等传统烟花燃放中必然出现的污染,一下子都没有了。

  攻关成功,赵伟平打败了众多对手。今年4月,奥组委很快与他签订了奥运会开闭幕式燃放协议。

  奥运会让我们学会精益求精

  好不容易盼来大订单,但工作的强度难以想象。

  30多米高的“鸟巢”,有20层居民楼高。赵伟平和工人要上顶部安装燃放设备,必须从楼下爬梯子,一步步走上去,一个来回就要半个小时。

  100多吨烟花被吊到“鸟巢”顶部后,赵伟平就与工人一起,背着烟花和燃放设备,沿着顶部的钢梁,送到各个指定地点,小心翼翼安装好。“7月时,‘鸟巢’上空很热,工人最多时竟要喝15瓶矿泉水,体力消耗非常大,我看了都心疼。”

  “北京奥运会让我们学会了精益求精。”赵伟平说,以前布置燃放都在地面进行,十分容易,这次在“鸟巢”布置烟花,不仅操作困难,而且奥组委要求严格,每一个烟花放在哪里,都必须画图纸,提前设计好,“我们以前工作都没有这么精细。”

  伦敦开幕式志在必得

  昨晚,赵伟平召集来自广州等地的技术骨干聚餐,庆祝开幕式烟花燃放的成功。赵伟平显得十分自信,他告诉记者,这次开幕式的成功,肯定会大大提高公司的知名度,“伦敦开幕式的烟花燃放,我们志在必得!”

  赵伟平说,奥运会闭幕式烟花燃放的规模很大,届时将会全城同庆,“希望广州人喜欢。”

  去年9月至今,赵伟平回广州不到10次,每次匆匆回家后又立即赶回北京,继续筹备烟花的燃放。“有时特别想妻子和子女,但想起奥运会,我就觉得责任重大,不能给国人丢脸。”

  奥运会开幕式上,他站在“鸟巢”顶部督察烟火燃放,俯视看开幕式演出“壮美极了,以前再大的辛苦也值了。”

  特派记者 尹安学 黄丽娜 陈晓鸿

  (本报北京专电)

(责任编辑:范志勇)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商讯
相关新闻/评论
进入赵伟平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门事件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