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晓春:服务实体才能活得长久

2015年02月10日14:47  来源: 鹿头社  

  全球镍定价是如何实现地域转移的?带着好奇之心,记者近日实地探访了无锡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业界称之为“中国的LME”的交易市场,董事长郁晓春向记者详解了其发展历程。

  成立源于偶然

  初识郁晓春,第一感觉是一个非常敦厚、实干的企业家。据介绍,在无锡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下称交易中心)成立之前,郁晓春经营一家不锈钢现货贸易企业,由于他的诚信以及从不走旁门左道,其不锈钢配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不过郁晓春并不是一个满足现状的人。在不锈钢配件生意步入正轨后,他开始考虑做大做强,申请扩大经营范围,扩展至不锈钢板材。经过数年打拼,郁晓春在现货贸易行业赚得了生意路上的第一桶金,同时还积累了广泛的人脉。

  “成立交易中心纯粹出于偶然。”郁晓春娓娓道来。2005年6月,江苏省委书记一行来无锡南方不锈钢市场视察。作为市场主要发起人,郁晓春接待了他们,并向他们展示了市场的最新发展成果—不锈钢门户网站。

  省委领导看了他们的网站甚是高兴,鼓励郁晓春开展网上交易,促进不锈钢行业电子商务的发展。正因为有省领导勉励,加之当地政府特别支持,郁晓春没有了后顾之忧,马上寻找信息、IT、物流方面的合作者,紧锣密鼓地筹划建设中国第一家不锈钢网上交易中心。

  “当时我们的现货就做得很好,贸易流通量在全国排前三,行业内认可度很高,大家还是愿意参与进来的。”郁晓春介绍,正因为交易中心是从现货开始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对不锈钢这个行业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才更明白行业真正需要的东西。“我们不是空降下来的,空降下来的话我们做不了这个。”郁晓春强调。

  交易中心成立之后,相关品种上市开始加码。2006年12月,交易中心上市了冷卷。2008年9月17日,上市了电解镍,2010年先后上市了锡、铟、锢等品种。2013年白银上市。郁晓春很自豪地告诉记者,目前交易中心做得最成功的一个品种是镍,电解镍日成交量最高达到14.6万吨。

  筑巢引凤

  交易中心成立之前,几大生产不锈钢的大型钢厂主要从市场上采购镍,镍生产厂家在价格上没有主导权。“镍生产厂家供货之后,收款时经常会遇到麻烦,而通过电子交易平台就没有这个问题了,货款结算方便,缓和了供货商和用户之间的关系。”郁晓春深有感触地说。

  但当时在国内不锈钢行业的一些大佬看来,交易中心的出现就是一个搅局者,因为它挑战了不锈钢大佬对镍定价“三分天下”的局面。因此,在交易中心成立初期,一些不锈钢大佬曾拒绝参与。

  为了增加这个平台对不锈钢大佬的吸引力,郁晓春着实下了不少工夫。实物交割是连接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的重要渠道,但由于期货市场交割流程比较复杂,很多产业客户并不愿意交割。郁晓春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短板,为此,他采取了多方面措施。交易中心先在无锡、上海、佛山、淄博、揭阳等地设立了二十多个交割库。“我们提供给客户使用的仓库免仓储费,他们的货放在我们仓库里,相当于我们给他们开了一个免费的超市。”郁晓春说,到今年6月,交易中心交收的镍为2万多吨。

  “实物交收实际上是校正价格的一个机制,如果你觉得价格高了,你就抛掉,我们可以给你交收;如果你觉得我们的价格低了,你就买进并过来提货,我们也可以马上给你交货。”郁晓春说,不过这还远远不够。在现货市场,企业之间的竞争往往是品牌之间的竞争,在具体操作中,郁晓春又把现货市场的竞争机制引入到电子交易平台上。他介绍,在交收环节,交易中心采取了品牌交收措施,这与期货市场更多地采取品质交割有很大的不同。

  据了解,目前在交易中心交易的镍既有符合交割品牌的货,也有一些不符合交割品牌的货。对于不符合交割品牌的货,特别是一些新的镍生产厂家,交易中心会让生产厂家先卖一批给一些大的镍用户,并让他们双方自行议价,如果效果不错,就可以把厂家的货放到这些用户仓库里,双方彼此的接受度超出了半年,交易中心才会批准其成为交收品牌。

  “让生产厂家把镍放到用户那里,没用掉就保管好,用了就买下来,价格以交割品牌为标准,设置一定的升贴水,这样用户可以做到零库存,卖方的渠道也稳定。”郁晓春进一步对记者解释,事实上,把镍放到不锈钢生产厂家那里,相当于给他们授信,用了多少结算多少,这不仅提高了不锈钢生产厂家的资金利用效率,也有利于交收。

  不过,郁晓春特别强调,生产厂家的镍被批准为交割品牌并不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交易中心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如果企业不注重交割质量,升贴水就会下调;而一些好的品牌通过一段时期的运行之后,只要客户认可其质量,其升贴水也可能上调。

  “由于交收顺畅,目前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参与度很高,很多不锈钢的产品都是通过我们的平台来销售。”郁晓春兴奋地说。据记者了解,目前交易中心参与交收的企业不仅出现了泰山钢铁、西南不锈钢等民营企业的身影,同时也出现了太钢不锈(000825,股吧)、酒钢、宝钢等国企的身影。

  “一些大的国企愿意进入这个市场,是因为其认为交易中心比较公正,同时电子盘不是期货,参与没有太多的限制。”郁晓春说。

  镍定价的“大挪移”

  镍价的波动一直以来都比较大。由于国内没有上市镍期货,很多不锈钢生产企业只能通过电子盘来做套保,以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已有超过10家的电子交易市场上市了镍,而交易量最为火爆、成交最为活跃的市场非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莫属。谈及镍,郁晓春自信满满。

  “我们平台的镍年成交量全球第一,比伦敦电子盘都要大,现在我们平台的很多客户在两个市场套利,我们的市场越来越活跃,而伦敦的活跃度在下降。”郁晓春告诉记者。据透露,目前除了金川集团(中国最大的镍生产厂家)、江铜、酒钢、宝钢等大型企业之外,韩国浦项不锈钢等业界大佬也参与进来。“在全球几大大宗商品贸易商中,除了嘉能可外,荷兰托克贸易、瑞士摩科瑞都进来了。”郁晓春说。

  与LME这家百年老店相比,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显然是后起之秀,那么在镍交易方面,它是如何迎头赶上并逐渐超越LME的?这或许要从交易中心与LME之间展开的两场电解镍的定价权争夺战说起。

  2008年下半年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开始走软,LME电解镍也一直处于低位振荡态势。2009年4月13日,伦敦因复活节休市。休市期间,因国内出台了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交易中心镍价大幅飙升。复活节结束后,LME镍价出现一轮极速的补涨行情。

  “当时伦敦在亚洲交割库的镍两天之内被中国企业全部拿走了,老外都不知道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回忆起这段惊心动魄的定价权之争,郁晓春至今仍记忆犹新。

  另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是在当年的5月4日,当日LME休市。其间,交易中心镍价又出现一轮大涨行情,并且涨势一直持续到8月下旬。“无锡价格”的上涨,令伦敦的镍库存出现“大挪移”,纷纷流向亚洲交割库。由于内外价差拉大,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开始受到国际市场套利投资者的关注。“现在老外都参与进来了,我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每天都有1000多个境外IP关注我们的网站。”郁晓春颇为满足地说。

  事实上,目前无锡不锈钢交易中心电解镍日交易量已经超过了LME电子盘交易量。以去年11月24日为例,LME镍日成交4158手,折合镍25000吨,而当日交易中心的成交量达到43900吨。“定价权与成交量有很大关系。”郁晓春认为,交易中心镍交易量迅速提升,或许还与其合约设计有一定关系。

  据了解,交易中心的合约单位比较小,以公斤为单位,属于迷你合约,而LME是以吨为单位。“当时设计合约的时候,我们有一些顾虑,担心这个合约活跃不起来,所以设计了小一点的合约,现在成交活跃后,我们的顾虑也就消除了。”郁晓春如释重负地说。

  从2009年开始,通过几波大的行情,交易中心已将镍的定价权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现在国内现货镍的定价都是参照我们的价格,从国际市场看,虽然伦镍还存在一定的影响力,但其越来越多地参考‘无锡价格’。”郁晓春表示。

  服务实体才能活得长久

  近几年来,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频繁出现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脱离实体经济,沦为对赌的平台。2012年4月,江苏省开展了对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交易中心成为首批17家予以保留的交易所之一;2013年8月,交易中心正式通过了无锡金融办的检查验收。

  事实上,一个交易平台能否成功,关键在于其能否真正“落地”,即能不能够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和实体企业。“方便交收之后,我们的价格贴近现货市场,价格高了交易商就会抛货。”郁晓春告诉记者,交易中心的价格更加贴近现货市场,更加贴近产业客户。

  此外,交易中心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差异化经营也是原因之一。据了解,目前LME的主要参与者是投机者或投资机构,而行业客户比较少。正因为如此,在交易中心成立之初,郁晓春就决定走一条差异化的道路,即立足产业、立足行业客户。

  他告诉记者,目前伦敦电子盘与交易中心的互动性不断加强,“在两个盘做套利的人越来越多了,托克、摩瑞科都在我们盘上做境内外套利”。据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已经有不少期货公司“盯上”了交易中心的内外套利业务,他们积极与交易中心接触,希望把内外套利这块蛋糕做大。“如果境外机构的资金受到我们的监管,我们可以给他们授信做套利,客户也希望把资金放大,这样两个市场都能做大。”郁晓春说。

  他认为,从行业发展来说,作为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仅为客户分析行情,迟早会走向衰退,还不如指导客户做内外盘的套利,这样能活得更久一些,甚至能一直做下去,“对实体经济有利的,就应该让它生存下去”。

  做一名乐于“跑马”的奔跑者

  引导行业“脱虚向实”,让企业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是郁晓春一直在努力追求的目标。而在生活上,郁晓春亦是如此。工作之余,他喜欢挑战各种“马拉松”赛事。

  不仅自己热衷奔跑,他还倡导公司员工积极参与。2014年下半年,郁晓春带着公司员工挑战了尚湖、上海等多场“半马”,并在合肥国际马拉松比赛中成功完成了全程马拉松比赛。

  “100米的赛跑,最慢也不过几十秒;而42公里,就是走,我们也会感觉到累,可以说,跑完42公里,那种累,常人难以想象。”郁晓春告诉记者,让员工参与马拉松赛跑,就是想传达“健康最重要”的理念,“无论对员工还是公司都是这样”。

  在他看来,参加马拉松赛跑,不仅能锻炼自己和员工的心智,磨炼意志,更能使人感悟到坚韧不拔、奋发向上、拼搏精神的可贵,领悟到生命的宝贵,同时还能让员工找到更大的自信和价值感。(来源:期货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责任编辑:晓燕)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我来说两句
谁在说
用户名: 密码:   全部评论>>
  全部评论>>
商讯
相关新闻/评论
进入交易
看过此页的网友也看过了
热门事件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